《松花江上》與西安回坊

來源:李健彪 時間:2020-07-27 10:58 點擊:1144 打印: 分享到: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礦,還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這首歌唱出了“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民眾和全國人民的悲憤情懷,喚醒了民族之魂,點燃了中華大地的抗日烽火。

可是您或許不知道,這首歌是從西安回坊上唱起的。

這首歌的詞曲作者張寒暉為河北定州人,出生于一個書香之家,從小就受到音樂的熏陶。1922年中學畢業后,考入北京國立藝專戲劇系,同年10月加入青年團,不久轉入中國共產黨。因積極參加革命活動,受到北洋政府的通緝而被迫回鄉。1928年再次入北京藝專學習,畢業后留校任教。但因與校方的藝術思想難以調和而被革職,先回定州再去東北,從事民眾教育活動。1931年伴隨著“九一八”事變的爆發,東北三省相繼淪陷于日寇的鐵蹄之下,張寒暉隨即以古曲填寫了《可恨的小日本》《告我青年》等歌曲,號召青年“激昂奮進,齊赴國難”,從此開始了他用歌曲喚醒民眾投身抗戰的革命藝術生涯。

1932年,張寒暉受中國共產黨的派遣,隨東北流亡學生來到西安,被省政府主席楊虎城任命為省民教館總務部長。楊虎城被蔣介石革職后,張寒暉也被教育廳撤職。在此期間,他組織了西安實驗劇團和西安鐵血劇團,自任導演和演員,演出了《不識字的母親》《黑地獄》等話劇,并主編出版《老百姓報》,以通俗的文字開展救亡宣傳,后又赴東北。

1935年,張寒暉再次應邀來西安工作,并受聘擔任當時位于回坊北大街二府街口的省立西安第二中學(今陜西師大附中前身)28級(1939年畢業)的班主任和國文教員。當時,這是一所主要招收東北流亡學生的學校。東北學生對故土的深切眷戀以及對日寇的刻骨仇恨,曾深深撼動了張寒暉。他也常在課堂上以親身經歷講述東北危機、華北淪陷的情況,并在提及國難當頭時悲憤交集,不能自已。當時,被蔣介石調集到西安執行“剿共”任務的10萬東北軍官兵,攜老帶小,布滿古城西安的街頭,其中不少人住在回坊。在大學習巷、西羊市、廟后街等地,居住著數千名東北軍將士和東北流亡學生,張寒暉也吃住都在回坊,和坊上的穆斯林多有交往。

張寒暉以北方女人失去親人在墳頭的哭訴聲為音樂素材,寫成了《松花江上》的曲調,如泣如訴的歌詞也涌向筆端。當試唱這首歌時,連他自己也忍不住淚流滿面,嗚咽得唱不下去,旁邊的學生和流浪難民也跟著慟哭。事后,張寒暉的朋友姚一征曾回憶說:“當歌曲寫完后,我們唱到‘爹娘啊,爹娘啊’時,大家哭作一團。”就這樣,中國抗戰史上一首經典名曲就這樣誕生了。

這首歌曲開始是由張寒暉在回坊的省立西安二中的學生中教唱的,不久又由張寒暉親自把它教唱給當時主要由省立西安一中(今西安第二十五中,校址在回坊廟后街)學生所組成的“斧頭劇團”,教唱的地方除了回坊的學校之外還有西安的城墻和大街小巷。據回坊老人回憶,張寒暉在教學之余,積極參與回坊的抗日活動,在馬正卿的回民圖書館借過書,在大學習巷夜校講過課,給回族群眾教唱過《松花江上》,慢慢地這首歌從回坊傳唱開來。當時正值紀念“一二·九”學生運動一周年,西安二中的同學們在游行隊伍中唱起了這首歌,立即震動了西安古城。隨后由東北軍政治部宣傳隊印成卡片分發到各軍各師,又經中共地下黨轉給北平學聯歌詠隊。就這樣,悲憤激越的《松花江上》迅速傳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那血淚凝成的旋律唱出了中華民族心中的悲憤,強烈地感染了各界的愛國同胞,無數熱血男兒從此高唱著這支血淚悲歌扛槍奔赴抗日前線。

1936年12月11日,蔣介石以“攘外必先安內”為借口,親臨西安督促張、楊“剿共”。學生們自發組織起來前往臨潼請愿,要求政府起兵抗日,并高唱《松花江上》。奉命趕來勸阻學生的張學良聞聽此曲大為感動,他沉痛地說:“請大家相信我,我是要抗日的……我在一周之內,用事實來答復你們。”隨后含淚而返,而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迅即于次日爆發。1936年底,代表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出席東北軍軍官會議的周恩來,曾在會議中指揮與會代表唱起了《松花江上》,全場軍官熱淚盈眶。還有人舉起拳頭說:“一定要打回老家去!”毛澤東也曾以“一首抗日歌曲抵得上兩個師的兵力”來高度評價這首出自張寒暉之手的經典之作。

伴隨著《松花江上》的歌聲所燃起的抗日烽火也漸成燎原之勢,1937年7月第二次國共合作和全面抗戰迅速展開。因為這首歌是以傳唱的形式流傳開來的,所以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人們并不知道作者是張寒暉,印制卡片或發表歌詞時都署以“佚名”“流亡學生集體創作”。也許正因為沒有署名,張寒暉才躲過一劫。當《松花江上》剛剛出現時,西安的國民黨憲兵就說它是“赤色歌曲”,誰要唱它就有被逮捕的危險,并下令追查歌曲的作者是誰,但查來查去是“東北流亡學生集體創作”。

1938年夏,西安形勢開始惡化。日本飛機已多次轟炸西安城。國民黨政府下令解散了西安13個抗日救亡團體,而當時的省立西安二中也隨即解聘了張寒暉等進步人士。從此,張寒暉被迫離開了已執教三年的西安回坊,1941年8月來到了陜甘寧根據地。1942年初到了延安,任邊區文協秘書長兼組織部長,創作了著名的《軍民大生產》。后因積勞成疾,1946年3月在延安病逝,年僅44歲。

(作者:中國作協會員、民族學博士、西安市文史研究館研究員、西安市政協社會法制和民族宗教委員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