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正節儉的西漢后期丞相——朱? 博

來源:亞博足彩app 時間:2020-07-27 11:46 點擊:1056 打印: 分享到:

朱博字子元,是杜陵(今西安市東南)人。家境貧困,年輕時在縣里供職當亭長,喜歡結交少年賓客,追捕搏擊,無所畏懼。逐漸升遷為功曹,剛直仗義,喜愛交游,跟隨士大夫,不躲避風雨。當時,前將軍望之的兒子蕭育、御史大夫萬年的兒子陳咸由于是公卿子弟才能顯著而為人所知,朱博都和他們相友善。當時各個皇陵所在的縣都隸屬太常,朱博以太常掾被察舉廉潔,補為安陵丞。后來辭去官職到了京兆,歷任曹史列掾,出京當了督郵書掾,所管轄地職務上的事情辦理得很好,郡中人都稱贊他。

而陳咸任御史中丞,因泄露宮禁之內的話而坐罪,被關進監獄。朱博辭去官職,偷偷地步行到廷尉府中,刺探陳咸的案子。陳咸被拷打訊問,傷勢很重,朱博偽稱是醫生進了監獄,得以見到陳咸,完全清楚了他所犯的罪名。朱博出了監獄,又改變姓名,替陳咸受刑,被打了幾百下,終于免去陳咸的死罪。陳咸得以判處出獄,而朱博因為此事名聲顯揚,當了郡功曹。

過了很久,成帝登上帝位,大將軍王鳳把持朝政,上奏請求讓陳咸當長史。陳咸舉薦蕭育、朱博擔任幕府屬官,王鳳對朱博的才能感到很驚奇,就推舉朱博當了橾陽令,后來又調到云陽、平陵縣,由于政績最佳入京任長安令。京都清明安定,升任冀州刺史。

朱博本來是武官,沒有經歷過用法令條文辦事的文職,等到當了刺史巡視部屬時,官吏和百姓幾百人攔路自行投訴,官署都滿了,從事來稟告,請求暫時留在這個縣,登記會見各個自行投訴的人,事情辦完了再出發,想要以此來觀察試探朱博。朱博心里明白,告訴外邊趕快準備車馬。從事稟告說車馬已經備好,朱博出來登車會見自行投訴的人,派遣從事明確地告諭官吏百姓:“想要投訴縣里丞尉的,刺史不監察黃綬的官員,各人自己到郡里去。想要投訴二千石的墨綬長吏的,等使者巡視部屬回來,到刺史的官署去。百姓被官吏所冤枉,以及投訴強盜小偷訴訟之事的,要到各自所屬的部從事那里。”朱博停車判決發落,四五百人都離去了,如同神明。官吏百姓大為震驚,沒有料到朱博應付事情變故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后來朱博慢慢查問,果然是老從事教唆百姓集會。朱博殺了這個官吏,州郡都畏懼朱博的威嚴。朱博調任并州刺史、護漕都尉,升為瑯邪太守。

齊郡風俗是人們都性情遲緩,自高自大來涵養名聲,朱博剛剛任職,右曹掾史都移書稱病,臥床不起。朱博詢問原因,回答說:“恐懼!按照先例,二千石的太守剛剛到任,總要派遣官員慰問,表達問候之意,我們才敢起來正式任職。”朱博氣得胡須直立,拍擊案桌說:“看齊郡的小子們難道想要把這作為習俗嗎!”朱博于是召見各個曹史書佐和縣大吏,挑選其中看起來可以任用的,發布教令讓他們填補空缺。驅逐罷免稱病的官吏,讓他們戴著白巾走出府署大門。郡中大為震驚。不久,門下掾贛遂是年老受人尊重的大儒者,為幾百人傳授學業,拜見起身行動遲緩。朱博出來訓示主簿說:“贛遂老儒生,不熟悉官吏的禮節,主簿暫且教他跪拜起坐,直到熟習為止。”又告諭功曹:“屬吏大多穿著寬衣大褲,不符合規則制度,從今以后,掾史都讓衣服離地三寸。”朱博特別不喜歡諸生,所到之郡就廢棄議曹,說:“哪里能夠再設置議曹呢!”文學儒吏不時有呈交文書言事而引經據典等等。朱博看到后對他們說:“像太守是漢室官員,奉行三尺法律條令來處理事務罷了,和你所說的圣人大道沒有關系。暫且拿著你的大道回去,堯舜出現時,再為他們陳述。”他就是像這樣來挫折掃絕別人。朱博任職幾年,大大改變了齊郡的風俗,掾史的禮節就和楚、趙的官吏一樣了。

朱博治理郡縣,經常讓屬縣各自任用當地豪杰作大吏,或文或武各從所宜。縣里有了勢力強大的盜賊以及其他突如其來的變故,朱博就移送文書去責成他們辦理。其中竭盡才力有成效的,一定給以豐厚的獎賞;心懷欺詐不稱職的,懲罰立時施行,因此豪強懾服。姑幕縣有朋輩八個人在縣廷中報仇殺人,都沒有被抓獲。長吏親自帶著文書上報太守府,賊曹掾史自我表白心跡,請求到姑幕去,事情被擱留,沒有發出指示。功曹諸掾就都去自我表白,又沒有發出。于是府丞到太守府,朱博才接見丞掾說:“我認為縣里自己有長吏,府里從來沒有參與過,丞掾認為府里應當參與這件事嗎?”門下的書佐進來,朱博不用起草,隨口擬出檄文說:“府里通告姑幕令丞:報告說盜賊興起沒有捕獲,有縣里的文書。檄文一到,令丞就任職位,游徼王卿沒有盡力,完成法律規定的職責!”王卿收到檄文非常恐懼,親屬驚慌失色,王卿晝夜奔走,十幾天里抓獲了五個人。朱博又移送文書說:“王卿為公家憂慮,很有成效!檄文一到,帶著記功簿到府里來。所屬的掾史以下也可以任用,慢慢再捕獲其余的幾個人。”他掌握控制下屬,都是這一類的事。

朱博由于政績突出而入京試職當了左馮翊,滿一年后正式任職。他管理左馮翊,禮文儀節、明智聰察很是比不上薛宣,卻多用武力和狡詐,能夠張設羅網,缺乏仁愛,不能給人便利,敢于懲處殺戮。然而也能放松施舍,不時有所寬免,屬下官吏因此為他竭盡才力。

長陵大姓尚方禁,年輕時曾經盜取別人的妻子,被砍傷,傷口留在了他的臉頰上。府功曹收取了賄賂,稟告府里任命尚方禁為調守尉。朱博聽說之后,用別的公事召他來進見,看他的臉,果然有瘢痕。朱博讓左右避開,詢問尚方禁:“是什么樣的創傷?”尚方禁自己知道實情已被朱博得知,以頭叩地,承認情狀。朱博笑著說:“大丈夫本來時常有這情欲之事。馮翊想要洗雪你的恥辱,重新任用你,能夠主動效力嗎?”尚方禁又高興又害怕,回答說:“一定盡死力!”朱博于是告誡尚方禁:“不得泄露談話,有應辦的事,就記下來告訴我。”于是親近信任他,作為自己的耳目。尚方禁早晚揭發部里的盜賊以及其他潛伏的奸人,有功績。朱博提拔尚方禁接連地試職當縣令。過了很久,朱博召見功曹,關上閣門,用尚方禁等人的事情來數落責備他,給他紙筆,讓他自己記下,告訴他說:“累計接受索取一文錢以上,不得有所隱瞞。有半句假話,就會斷頭!”功曹恐懼,自己全部寫出贓款,或大或小不敢隱瞞。朱博知道他是按照實際情況來答對,就讓他回到座位上,接受誡飭自己改正罷了。扔下刀子讓他削去所記錄的東西,放他出府就任職位。功曹后來常常恐懼發抖,不敢有所失誤。朱博于是使他進身顯達。

朱博升任大司農。一年多后,犯了小過錯,降職當了犍為太守。此前南蠻若兒屢次成為盜賊,朱博深厚結交他的兄弟,讓他們做內應,襲擊殺死若兒,郡中清靜。

朱博調任山陽太守,因為生病而免去官職。又被征召當了光祿大夫,升任廷尉,職責是掌管解決疑難之事,主持平議天下的獄訟。朱博擔心被屬吏所欺騙,任職后,召見正監典法掾史,對他們說:“廷尉本來是武官出身,不通曉法律,幸而有諸位賢吏,又有什么可擔憂的!然而廷尉自從治理郡縣,判決獄訟以來將近二十年,單單是耳濡目染的時間也很長了,三尺法律條文,人事盡在其中。掾史試著和正監一起寫出過去判決獄訟時官吏討論難以明白的幾十個案件,拿來詢問廷尉,廷尉能夠替你們再行臆斷。”正監認為朱博只是要逞強,料想他不一定能夠做到,就一起逐條陳述出來。朱博把掾史都召來,一同坐著來問,朱博為他們判斷刑罰的輕重,十個里說對了八九個。屬吏都佩服朱博的干練,才能超過常人。朱博每次升調改換官職,所到之處總是像這樣來顯出變幻莫測,以明確地告訴卜屬長官自己是不可以欺瞞的。

過了很久,朱博升任后將軍,和紅陽侯立相友善。王立有罪回到封地去,有司舉奏王立的黨羽和朋友,朱博坐罪免官。后來過了一年多,哀帝登上帝位,由于朱博是有名的大臣,就召見他,朱博從家里被起用,又當了光祿大夫,升任京兆尹,幾個月后超擢為大司空。

當初,漢朝興起,承襲了秦代官制,設置丞相、御史大夫、太尉。到武帝時廢罷太尉,才設置了大司馬,冠以將軍的稱號,沒有印信屬吏。到成帝時,何武是九卿之一,建議說:“古時候百姓質樸,政事簡約,國家的輔佐大臣一定要選用賢人圣人,然而還要效法天上的日月星三光,設置三公的官位,各有專職。現在末世的衰敗習俗是,政事繁雜,宰相的才能無法比得上古代,而丞相一個人兼任三公的職事,所以政治長久地衰敗而不能清明安定。應該設置三公的官位,確定卿大夫的責任,劃分職務,授與政事,來考察功績成效。”過后皇上詢問老師安昌侯張禹。張禹認為何武的意見是對的。當時曲陽侯王根任大司馬驃騎將軍,而何武任御史大夫。于是皇上賜給曲陽侯王根大司馬的印信,設置屬吏,罷除驃騎將軍的官位,任命御史大夫何武為大司空,封為列侯,俸祿都增加到和丞相一樣,來備足三公的官位。議論的人大多認為古代和現在制度不同,漢朝從天子的尊號下到佐史都和古代不相同,而僅僅改動了三公,職務很難分辨明確,對政事治理沒有益處。當時御史府官員的一百多處住所的井水都干涸了;又御史府中有眾多的柏樹,常常有幾千只野烏鴉棲息在上面,晨去暮來稱為‘朝夕烏',烏鴉飛走幾個月沒有回來,年長的人對此感到非常奇異。后來過了兩年多。朱博任大司空,上奏說:“帝王的治國之道不一定要互相承襲,都根據當世的要務而各有變化。高皇帝以圣德接受天命,創建王業,設置御史大夫,地位次于丞相,掌管整飭法律制度,按照職責來參與政事,統轄百官,上下級相互監督,經歷二百年時間,天下安定平靜。現在改為大司空,和丞相同等地位,沒有得到神明的佑護。按照先例,挑選郡國守相政績突出的當中二千石的官員,挑選中二千石的官員任御史大夫,勝任職位的當丞相,地位等次很有順序,以此來尊崇皇上圣德、尊重國家宰相。現在中二千石的官員沒有經歷御史大夫而任丞相,權力很輕,不是尊重國家政治的方法。我認為大司空的官位可以廢棄,重新設置御史大夫,遵循原來的官制。我愿意竭盡才力,任御史大夫來作百官的表率。”哀帝聽從了他的意見,就改任他為御史大夫。適逢大司馬傅喜免官,哀帝就任命陽安侯丁明為大司馬衛將軍,設置屬吏,大司馬冠以將軍的稱號和原來一樣。后來過了四年,哀帝就改丞相為大司徒,又設置了大司空、大司馬。

當初,何武任大司空,又和丞相翟方進一起上奏說:“古時候挑選諸侯中有德才的人作州伯,《書》上說:‘和十二個州伯商量。’這是用來擴展視聽范圍、明察隱微之處的方法。現在部刺史占據州伯的官位,主持一州的綱紀,挑選推舉大吏,所舉薦的官位高達九卿,所厭惡的馬上斥退,責任重而職權大。《春秋》的大義,是任用尊貴的人來管理卑賤的人,不用地位低的來統管地位高的。刺史地位在大夫之下,卻統管二千石的官員,輕重不相稱,喪失了地位等級的次序。我們請求廢棄刺史,改設州牧,來應合古代的制度。”奏書被批準了。到朱博奏請恢復御史大夫的官位時,又上奏說:“漢家至德廣大,在天下萬里疆域里設置郡縣。部刺史奉命主管一州的政務,監督考察郡國,官吏和百姓都安定平靜。按照先例,在部任職九年的舉薦為守相,其中有卓異的才能、功績顯著的就進升提拔,職位低而獎賞豐厚,官員都勉力立功樂于進取。先前丞相翟方進奏請廢棄刺史,改設州牧,俸祿為真二千石,地位次于九卿。九卿空缺,用政績突出的州牧來補充,那么中等才能的人就會茍且保住自己罷了,恐怕功績會衰敗,為非作歹的人會制止不住。我請求廢棄州牧,像原來那樣設置刺史。”奏書被批準。

朱博為人廉正節儉,不喜愛美酒女色游玩宴樂。從卑微低賤到富有尊貴,吃飯沒有多種菜肴,案桌上不超過三個碗盤。夜里安寢,很早起床,妻子很少能見他一面。有一個女兒,沒有兒子。然而他樂于交結士大夫,當郡守九卿時,賓客滿門,想要做官的就推舉他,想要報仇的就解下佩劍給他帶上。朱博像這樣來趨辦世事,對待士人,因此憑自己的力量有所建樹,然而最終還是因此敗亡。

當初,哀帝的祖母定陶太后想要求取尊號,太后的堂弟高武侯傅喜任大司馬,和丞相孔光、大司空師丹一起堅持正直的主張。孔鄉侯傅晏也是太后的堂弟,阿諛諂媚想要順從太后的意旨,適逢朱博剛剛被征召任用為京兆尹,就和他相勾結,圖謀使太后獲取尊號,來推廣孝道。因此師丹首先被免官,朱博替代他當了大司空,屢次在內廷朝見進獻密封的奏章,說:“丞相孔光的志向在于保住自己,不能為國擾憂;大司馬傅喜極其尊貴,是最親近的親戚,卻奉承大臣,和大臣結成朋黨,對政事治理沒有益處。”皇上于是罷免傅喜,放逐他回到封地去,把孔光免為平民,讓朱博替代孔光任丞相,封為陽鄉侯,食邑二千戶。朱博獻上奏書推辭說:“按照先例,封給丞相的食邑不超過一千戶,而惟獨我超過規定,確實又慚愧又恐懼,希望退還一千戶。”皇上允許了他的請求。傅太后怨恨傅喜不止,派孔鄉侯傅晏婉言勸說丞相,命他上奏免去傅喜的侯位。朱博接受了太后的命令,和御史大夫趙玄商量,趙玄說:“事情先前已有判決,這樣做豈不是不太合適?”朱博說:“已經答應了孔鄉侯,是太后的意旨。平民相求,尚且為他去死,何況至尊的太后呢?我只有一死罷了。”趙玄于是答應下來。朱博不愿意單獨斥責舉奏傅喜,由于原來的大司宰泛鄉侯何武先前也因過錯坐罪,免職回到封地,事情和傅喜相類似,就一起舉奏:“傅喜、何武先前居官,都對政事治理沒有益處,雖然已經斥退免官,但爵位和封地的賞賜也不是他們所應當得到的,請把他們都免為平民。”皇上知道傅太后平素怨恨傅喜,懷疑朱博、趙玄接受了太后的旨意,就召趙玄到尚書那里去審問實情。趙玄招供服罪,皇上命令左將軍彭宣與中朝官員一起審問。彭宣等彈劾奏道:“朱博是宰相,趙玄是上卿,傅晏由于是外家親屬而受封,居特進之位,都是輔佐大臣,皇上所信任的人,不考慮竭盡忠誠,以公事為重,致力于推廣恩德教化,作百官的表率,都知道傅喜、何武先前已經蒙皇上恩詔作出決斷,事情經過了三次赦免。朱博堅持旁門左道,損害皇上的恩德,來交結取信于顯貴的外戚,背叛君主,偏向大臣,傾覆擾亂了政事的治理,是奸臣的首領,附和臣下,欺騙皇上,作為臣子不忠實,不守臣道。趙玄知道朱博所說的不合法制,歪曲道義附和聽從,是大不敬。傅晏和朱博商量免去傅喜的侯位,是失禮不敬。我們請求皇上命謁者召來朱博、趙玄、傅晏下到廷尉關押犯人的牢獄里去。”皇上命令說:“將軍、中二千石、二千石的官員、諸位大夫、博士、議郎討論。”右將軍嬌望等四十四人認為“如彭宣等所言,可以允許。”諫大夫龔勝等十四人認為“按《春秋》的大義,臣子用邪惡狡詐來侍奉君主,國法難容。魯國大夫叔孫僑如想要專擅魯國的國政,就向晉國誣陷他的族兄季孫行父。晉國拘捕囚禁行父來擾亂魯國,《春秋》重視并記載了這件事。現在傅晏放棄教令毀滅宗族,干預擾亂朝廷政事,結交大臣來欺騙皇上,由他設下計謀,是禍亂的主要來源。應該和朱博、趙玄同一罪名,罪名都是大逆不道。”皇上減免趙玄死罪三等,削去傅晏四分之一的食邑,讓謁者持節召丞相到關押犯人的牢獄去。朱博自殺,封邑被收回。

當初朱博由御史大夫升為丞相,封為陽鄉侯。趙玄由少府升任御史大夫,一起在前殿拜受官職,被引上殿堂接受策命時,有像敲鐘一樣洪亮的聲音。這件事記載在《五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