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名將——史萬歲

來源:亞博足彩app 時間:2020-07-27 11:51 點擊:1419 打印: 分享到:

史萬歲(549—600年11月20日),京兆杜陵(今西安市東南)人。其父史靜,為北周滄州刺史。史萬歲“少英武,善騎射,驍捷若飛。好讀兵書,兼精占候”。北周保定四年(564),北周和北齊戰于洛陽城北之北邙山(今河南洛陽市北)。15歲的史萬歲隨父從軍,他觀察戰場形勢,認為周軍將敗,并令左右換裝離去。不久,周軍果然大敗,其父因此奇之。北周建德六年(577),周武帝宇文邕率軍平齊,其父史靜戰死,史萬歲以忠臣之子,拜開府儀同三司,襲爵為太平縣公。

北周大象二年(580)五月,北周宣帝宇文贊病死。周靜帝宇文衍年幼,左丞相楊堅專政。六月,相州總管尉遲迥恐楊堅專權對北周不利,公開起兵反對楊堅。史萬歲隨行軍總管梁士彥前往征討。軍至馮翊(今陜西大荔縣),有群雁飛來,史萬歲對梁士彥說:“請射行中第三者”。于是發弓射去,雁應弦而落。三軍見史萬歲射技如此高超,無不心悅誠服。軍至河北,與尉遲迥軍相遇,史萬歲每戰先登,勇冠三軍。鄴城(今河北省臨漳西南)之戰,官軍初戰不利,稍稍退卻,情勢十分危急,史萬歲大呼:“事急矣,吾當破之”。于是身先士卒,馳馬奮擊,連擊數十人。在眾人的協助政,官軍士氣復振,迅速扭轉了戰局。平叛后,史萬歲因功拜為上將軍。

數年后,史萬歲因大將軍爾朱勛謀反被殺而受牽連,發配敦煌(今甘肅敦煌西)為戍卒。敦煌戍主很勇武,常單騎深入突厥掠取羊馬,突厥無論眾寡都莫之敢擋。因此戍主頗自負,常辱罵史萬歲。史萬歲非常憂慮,于是自言也精于騎射。戍主令其馳射,見其果有功底,笑著說:“小人定可”。史萬歲又單騎馳馬入突厥境內,奪取六畜而歸。戍主這才改變了對史萬歲的態度,常與他同行,深入突厥境數百里,名振北夷。

當時隋文帝為完成統一大業,正與突厥作戰。隋在抗御突厥進攻的同時,已完成了反擊準備。隋開皇三年(583)四月,隋軍發起全面反擊。隋文帝楊堅命秦州總管竇榮定率9總管、步騎兵3萬,由涼州(治今甘肅武威)道北擊突厥。五月二十四日,與突厥阿波可汗所部在高越原(今甘肅民勤西北)地區相持。高越原地處沙漠地帶,干枯無水。于是竇榮定軍刺馬血解渴,死者十分之二三。后忽然遇雨,隋軍士氣大振。竇榮定乘勢揮軍奮力沖擊,多次挫敗阿波軍。史萬歲此時自投軍門請求報效,要求立功贖罪。竇榮定數聞其驍勇,便于二十五日派人向突厥提出:“士卒何罪過,令殺之,但當各遣一壯士決勝負耳”。阿波可汗應允,遂派一名騎將挑戰,竇榮定派史萬歲出馬應戰,史萬歲馳斬其將而還。突厥大驚,不敢再戰,即請議和而退。史萬歲因此被授上儀同,兼車騎將軍。

隋開皇九年(589),因參加隋滅陳之戰有功,加上開府。

江南自東晉以來,世家士族一直欺壓寒門庶族。隋滅陳統一中國后,南方士族豪強因對隋實行的限制政策不滿,便利用民間對隋欲移民關中流言的驚恐心理,乘機煽動叛亂。隋開皇十年(590)十一月,婺州(治今浙江金華)汪文進、越州(治今浙江紹興)高智慧、蘇州沈玄儈等均舉兵反隋,自稱天子,署置百官,起兵攻陷州縣,反亂大抵遍及原陳屬地。其規模大者數萬人,小者數千人,互相呼應,殘殺隋朝官吏。隋文帝楊堅命內史令楊素為行軍總管率軍平叛。

楊素初敗高智慧后,即派行軍總管史萬歲率軍2000人進攻婺州,楊素則率主力由海道追擊逃入海中的高智慧,直趨溫州。史萬歲率軍從東陽(今浙江省中部金華江上游)別道而進,平定蔡道人、汪文進,翻嶺越海,轉戰千余里,歷經700多次戰斗,擊敗叛軍無數。史萬歲軍數十日杳無音信,遠近皆以為其部已全軍覆沒。由于水陸交通阻絕,信使不通,史萬歲只得置書信于竹筒之中,浮于水上,順流而下。有取水之人得到竹筒后,報告給楊素。楊素大喜,并上奏報于隋文帝。隋文帝接報后贊嘆不已,賜史萬歲家錢十萬,官拜左領軍將軍。楊素軍也繼續追擊反隋散兵,抓獲高智慧,平定了叛亂。

南寧州(治味縣,今麒麟區)羌族首領爨翫①于隋初接受招撫,被任命為昆州(治在今云南昆明市西郊馬街附近)刺史,后又叛隋。隋開皇十七年(597)二月,隋文帝以史萬歲為行軍總管擊爨翫。史萬歲率部經蜻蛉川(今云南大姚)、弄棟(今云南姚安北)、小勃弄、大勃弄(二地均在今云南下關東南),進入南寧州地區。爨翫依險固守,均被史萬歲擊破。隋軍行數百里,經過諸葛亮紀功碑,見其背刻銘文:“萬歲之后,勝我者過此”。史萬歲令左右將碑倒置,繼續向西挺進,渡西洱河(今云南洱海),入渠濫川(位于云南下關東北),轉戰千余里,破西南羌族30余部,俘2萬余人,諸羌大懼,爨翫被迫再度請降。獻明珠寶物,表示愿聽約束,并刻石勒銘,贊頌隋朝圣德。史萬歲遣使飛騎上奏,請將爨翫入朝,隋文帝準其所奏。但爨翫心懷二志,不想隨軍入朝,便以金寶賄賂史萬歲,于是史萬歲便放爨翫而還。當時蜀王楊秀正在益州(今四川省成都),知其受賄,派人索取。史萬歲聞知此事,將所得金寶全部沉于江底,楊秀無所獲,只得作罷。史萬歲以平定南方各部落之功,位進上柱國,又因與晉王楊廣友善,而兼督晉王府軍事。

第二年,爨翫又反叛。蜀王楊秀彈劾史萬歲受賄縱賊,致生邊患,毫無大臣氣節。隋文帝下令嚴查此事,查對屬實,其罪當死。隋文帝責問他:“受金放賊,重勞士馬。朕念將士暴露,寢不安席,食不甘味,卿豈社稷臣也?”史萬歲辯解說:“臣留爨翫者,恐其州有變,留以鎮撫。臣還至瀘水,詔書方到,由是不將入朝,實不受賂。”隋文帝見史萬歲心有欺隱,大怒道:“朕以卿為好人,何乃官高祿重,翻為國賊也?”并對有司說:“明日將斬之”。史萬歲懼而服罪,向隋文帝頓首請命。左仆射高颎和左衛大將軍元旻等見他已認罪,便也為他說情:“史萬歲雄略過人,每行兵用師之處,未嘗不身先士卒,尤善撫御,將士樂為致力,雖古名將未能過也”。隋文帝聽后,怒氣稍解,將他削官為民。一年后,恢復官爵,授河州(今甘肅省臨夏東北)刺史,兼領行軍總管,以防備胡人來犯。

隋開皇十九年(599),突厥都蘭可汗被部下所殺,其部落大亂。為挽救突厥頹勢,達頭可汗自立為步迦可汗,于開皇二十年(600)四月率兵進犯隋邊。隋文帝命晉王楊廣、尚書右仆射楊素出靈州(治回樂,今寧夏靈武西南),漢王楊諒與史萬歲出朔州(治善陽,今山西朔縣),合擊步迦可汗。史萬歲率柱國張定和、大將軍李藥王、楊義臣出塞,軍至大斤山(即今內蒙大青山),與步迦可汗軍遭遇。步迦可汗派人問:“隋將為誰?”偵察騎兵報告說:“史萬歲也。”步迦可汗又問:“得非敦煌戍卒乎?”偵察騎兵說:“是也”。步迦確定隋軍統兵將帥是當年威震敦煌的史萬歲后,慌忙引軍回撤。史萬歲揮馬追擊百余里,大破突厥軍,斬殺數千。又繼續跟蹤追入沙漠數百里,凱旋而歸。

史萬歲自大斤山回京后,楊素妒忌其功,在隋文帝面前譖言史萬歲,說:“突厥本降,初不為寇,來于塞上畜牧耳”。遂埋沒其功,不予褒獎。史萬歲數次上表陳述,隋文帝仍未醒悟。此時隋文帝從仁壽宮初還京師,并剛廢掉太子楊勇,所以嚴防東宮結黨謀變。隋文帝問史萬歲現在何處,其時史萬歲正在朝堂,但楊素見隋文帝正怒,卻故意說:“萬歲謁東宮矣”以激怒隋文帝。隋文帝果然信以為真,立即下令召見史萬歲。當時出征將士數百人在朝稱冤,史萬歲對眾人說:“吾今日為汝極言于上,事當決矣”。史萬歲見到隋文帝后,說:“將士有功,為朝廷所抑”(《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七十九》)!言辭憤激,有忤于上。楊堅越發震怒,令武士將史萬歲暴殺于朝堂。既而后悔,但已追之不及。只好下詔加罪于史萬歲:“柱國、太平公萬歲,拔擢委任,每總戎機。往以南寧逆亂,令其出討。而昆州刺史爨玩包藏逆心,為民興患。朕備有成敕,令將入朝。萬歲乃多受金銀,違敕令住,致爨翫尋為反逆,更勞師旅,方始平定。所司檢校,罪合極刑,舍過念功,恕其性命,年月未久,即復本官。近復總戎,進討蕃裔。突厥達頭可汗領其兇眾,欲相拒抗,既見軍威,便即奔退,兵不血刃,賊徒瓦解。如此稱捷,國家盛事,朕欲成其勛庸,復加褒賞。而萬歲、定和通簿之日,乃懷奸詐,妄稱逆面交兵,不以實陳,懷反覆之方,弄國家之法。若竭誠立節,心無虛罔者,乃為良將,至如萬歲,懷詐要功,便是國賊,朝憲難虧,不可再舍”。死之日,天下人聞者,識與不識,莫不冤惜。有子史懷義。

(史家)點評:史萬歲為將,不治營伍,令士卒各隨所安,無警夜之備,敵人亦不敢犯。臨陣對敵,應變無方,號為良將。“萬歲實懷智勇,善撫士卒,人皆樂死,師不疲勞。北卻匈奴,南平夷、獠,兵鋒所指,威驚絕域。論功杖氣,犯忤貴臣,偏聽生奸,死非其罪,人皆痛惜,有李廣之風焉”。

關于史萬歲的生平事跡,《北史》卷七十三列傳第六十一、《隋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十八均有詳細記述,文字差異不大。


① 爨翫(cuàn wán),著名隋末唐初云南番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