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漢大將——景丹

來源:亞博足彩app 時間:2020-09-18 10:12 點擊:162 打印: 分享到:

景丹(?—26年)東漢武將。字孫卿,馮翊櫟陽(今西安市閻良區)人。漢光武帝功臣,云臺二十八將①第10位。

景丹年輕時在長安游學,王莽之時做固德侯國相、朔調連率副貳②。23年,更始帝即位,連率耿況(耿弇之父)降漢,景丹為上谷郡長史。是年十月,更始帝劉玄派遣劉秀北上鎮慰河北諸州郡。同年十二月,王郎在邯鄲稱帝,下令捉拿劉秀。在這種形勢下,耿況與景丹等人商量之后,決定支持劉秀,共抗王郎。之后,耿況與景丹、耿弇、寇恂一起歸順劉秀。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二月,耿況命長子耿弇、長史景丹、功曹寇恂率領三千突騎(漢朝用來對抗匈奴等少數民族的精銳騎兵)與漁陽太守彭寵派遣的三千突騎組織聯軍,南下增援劉秀。

景丹等人率領的上谷兵與吳漢、王梁、蓋延率領的漁陽兵會合之后,一路過關斬將,沿途擊斬王郎的大將、九卿、校尉以下四百余人,攻取了涿郡、中山郡、巨鹿郡、清河郡、河間郡所屬的二十二縣,終于在廣阿(故城在今河北隆堯縣城東之舊城)追上了劉秀。

劉秀見到他們十分高興,設宴款待,劉秀對景丹說:邯鄲方面的將領好幾次都宣稱已經調漁陽郡、上谷郡的騎兵來攻打我,你們果然像他們所說的那樣,帶兵來了,但想不到兩郡的騎兵反而是增援我來的,我一定和漁陽、上谷二郡的士大夫們一起完成消滅王郎的功業。

劉秀任命景丹與耿弇、寇恂、吳漢、王梁、蓋延六人為偏將軍,仍率領本部兵馬,此外劉秀還越權封景丹與耿弇、吳漢、蓋延四人為列侯,其中景丹被封為奉義侯。

公元24年(更始二年)三月,劉秀率軍去攻打鉅鹿城。劉秀一方面嚴令諸將加緊圍困鉅鹿,一方面親率銚期的步兵部隊以及景丹的數千突騎,迎擊倪宏﹑劉奉(南欒之戰)。劉秀令景丹率突騎作為預備隊隱藏在林中,又令銚期率領步兵為先鋒迎戰。一開始,倪宏﹑劉奉的人多,氣勢極盛,漢軍步兵開始退卻。這時偏將軍景丹親率兩千精銳突騎,猶如猛虎一般飛馳而來,直取敵軍側翼。倪宏﹑劉奉陣腳頓時大亂,全軍大敗,四散奔逃。景丹率突騎追奔十余里,斬首數千級。景丹回兵后,劉秀稱贊不已:“吾聞突騎天下精兵,今日一見,名不虛傳。”戰后,漢軍轉擊邯鄲。同年五月,景丹諸將隨劉秀攻破邯鄲,斬殺王郎,平定河北。

消滅王朗之后,活躍在河北的數十支流民軍,成為劉秀占據河北的主要障礙。公元24年(更始二年)秋,劉秀帶領景丹等將領出擊流民軍,在消滅流民軍主力之后,劉秀回薊,命令耿弇、吳漢、景丹、蓋延、朱佑、邳彤、耿純、劉植、岑彭、祭遵、王霸、堅鐔、馬武、陳俊十三將軍繼續追擊流民軍殘部,景丹等人率軍在潞東、平谷(今北京平谷區),連續重創敵軍,斬首一萬三千余級,最后一直追到右北平郡的無終縣(今河北薊縣)、土垠縣(今河北豐潤東)、俊靡(今河北遵化西北),將流民軍殘部消滅得干干凈凈。

公元25年(建武元年)六月,劉秀稱帝,并根據讖語任命平狄將軍孫咸為大司馬。由于臣下不服,劉秀只得讓群臣推舉。群臣推選的主要人選是吳漢和景丹,劉秀就說:“景丹是北方名將,確實是擔任大司馬的合適人選,但吳漢將軍有建策之功,又誅殺了苗曾、謝躬,奪得他們的部隊,所以吳漢的功勞更大。按照舊制,驃騎大將軍的職位與大司馬的職位是相等的,景將軍可以擔任這個職務。”于是,劉秀任命吳漢為大司馬,景丹則為驃騎大將軍。

公元25年(建武元年)七月,景丹、建威大將軍耿弇、強弩將軍陳俊率軍南下潁川郡、汝南郡,討伐“厭新將軍”劉茂。兩軍在敖倉開戰,漢軍兵鋒銳不可當,厭新軍戰敗,劉茂被迫率部眾十余萬投降。

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劉秀第二次大封功臣,定封景丹為櫟陽侯。

公元26年(建武二年)春,劉秀命令景丹與王常、朱佑、祭遵、王梁、臧宮一起統領大軍南出箕關③,向南進軍,去清剿盤踞在洛陽西南地區的弘農、厭新、柏華、蠻中等流民武裝,經過一年的苦戰,平定了這些地方。隨后,公元26年(建武二年)秋天,景丹與大司馬吳漢、建威大將軍耿弇、建義大將軍朱佑、強弩大將軍陳俊、執金吾賈復、偏將軍馮異、左曹王常、騎都尉臧宮等擊破五校農民軍殘部于羛陽(今河南內黃西南),光投降的就有五萬多人。

公元26年(建武二年)九月,陜賊蘇況攻破弘農郡,活捉太守。劉秀任命景丹為弘農太守,前去平定局勢。景丹此時正在患病,只得帶病出征。不料,景丹到達弘農十幾天之后便病死于軍中。


附:《后漢書》卷二十二列傳第十二

景丹字孫卿,馮翊櫟陽人也。少學長安。王莽時舉四科,丹以言語為固德侯相,有干事稱,遷朔調連率副貳。

更始立,遣使者徇上谷,丹與連率耿況降,復為上谷長史。王郎起,丹與況共謀拒之。況使丹與子弇及寇恂等將兵南歸世祖,世祖引見丹等,笑曰:“邯鄲將帥數言我發漁陽、上谷兵,吾卿應言然,何意二郡良為吾來!方與士大夫共此功名耳。”拜丹為偏將軍,號奉義侯。從擊王郎將兒宏等于南,郎兵迎戰,漢軍退卻,丹等縱突騎擊,大破之,追奔十余里,死傷者從橫。丹還,世祖謂曰:“吾聞突騎天下精兵,今乃見其戰,樂可言邪?”遂從征河北。

世祖即位,以讖文用平狄將軍孫咸行大司馬,眾威不悅。詔舉可為大司馬者,群臣所推惟吳漢及丹。帝曰:景將軍北州大將,是其人也。然吳將軍有建大策之勛,又誅苗幽州、謝尚書,其功大。舊制驃騎將軍官與大司馬相兼也。乃以吳漢為大司馬,而拜丹為驃騎大將軍。

建武二年,定封丹櫟陽侯。帝謂丹曰:今關東故王國,雖數縣,不過櫟陽萬戶邑。夫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故以封卿耳。丹頓首謝。秋,與吳漢、建威大將軍耿弇、建義大將軍朱祐、執金吾賈復、偏將軍馮異、強弩將軍陳俊、左曹王常、騎都尉臧宮等從擊破五校于羛陽,降其眾五萬人。會陜賊蘇況攻破弘農,生獲郡守。丹時病,帝以其舊將,欲令強起領郡事,乃夜召入,謂曰:賊迫近京師,但得將軍威重,臥以鎮之足矣。丹不敢辭,乃力疾拜命,將營到郡,十余日薨。

子尚嗣,徙封余吾侯。尚卒,子苞嗣。苞卒,子臨嗣,無子,國絕。永初七年,鄧太后紹封苞弟遽為監亭侯。


①是指漢光武帝劉秀麾下助其一統天下、重興漢室江山的功勞最大、能力最強的二十八員大將。東漢明帝永平三年(公元60年),漢明帝劉莊在洛陽南宮云臺閣命人畫了28位大將的畫像,稱為云臺二十八將。

②副貳,屬令也。

③中國古代太行八陘之一——軹關陘上一處著名關隘。